重庆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文主义者,对所谓人文摄影丝毫没有兴趣,心想那只是拍拍别人的苦难而已,几乎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所以我只是扛着我的4×5拍摄祖国的大好河山,日出、晚霞、日出、晚霞……尽管我有徕卡(不是我有莱卡,那是布料成份),也只是把它作为NOKTON这种花草专用镜头的机身而已。

      然而今晚打开扫描好的重庆的速写照片,突然觉得心情复杂起来。我本以为我只是拍摄了对于深圳来说稍微陌生的东西,就像每个去外地的人都会找寻一些新鲜感一样,比如棒棒、做生意的老人家、吃饭的孩子、老街的门面……深圳也不是没有,但是照片摊开在我面前,却成了一个能够连贯起来的故事,在这里,农村和城市、传统和新潮不断拉锯,在城市化的宏大叙事面前,个人,似乎变得如此渺小和微不足道。

      唯一清楚的一点是,我竟然也能不拍花花草草,我竟然也开始关注别人的生活,并且在为别人的生活而感动。

      重庆是一个老城市,人口的老龄化显而易见,街边的老人家比深圳多得多。而且,似乎他们中的许多都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需要自己讨生活。

      瓷器口的老太太们多数卖毽子。

      而解放碑的老太太们,卖的是气球。

      做小生意糊口的老太太人数之多,年龄之大,竞争之激烈。使我根本没有勇气拍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在他们面前十分歉疚,完全抬不起头,更不用说拿镜头对着她们。

      在老街老巷的后面,摩天大楼群在飞速地建成,但这似乎跟眼前的一切无关,该旧的还是照旧。

      华子良卖酒的门面,那是永远不会变的。

      散发着潮湿气味的窄巷也不会改变。

      甚至数十年前才存在的街道工厂依旧在工作着,丝毫不受全球化的影响。

       时间在这里似乎停滞。

      重庆有着一些奇怪的人,比如这个上访者。

      又或者这个促销的魔术师。

 

      一切都似乎发展得太快,一切都似乎在反差中存在。

      打电话的老同志并不顾忌身后火辣的目光。

      热闹的百货公司门口,棒棒居然找不到活干。

      先生们用刚买的摄像机兴致勃勃拍摄着纽约*纽约大厦的尖顶,却没看见他们身后站着一个买灯草的老头。

      最新流行的欧式店面,总会有人买得起里面的东西。

      最受群众欢迎的还是一碗担担面。

      乡下的孩子随着父母到直辖市来,他会在这儿长大,他会变成城里孩子吗?他的眼里似乎满是紧张。

      他也许能够有机会跟城里的孩子一起长大,也许他们长大后不会再有城乡的差别、贫富的悬殊,也许他们能够平等地、体面地生存和学会相互关怀。

      这个传统与现代交织的城市,这个农村与都会交融的城市,这个在全球化中固守传统而又在传统中痛苦蜕变的城市,在向我们展现着一条可能的发展道路。重庆的未来,就是中国的未来,解放碑如鲫的人流中,也许就蕴藏着民族复兴的最终答案。

 

    (所有照片文字版权所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重庆 的回复

  1. Jean说道:

    虽然生长于这个城市,也很习惯和怀念她特有的人情温暖,但是却没有比较思考过年年事物变化的深意。这里的照片,偶当时也在场,看了,过了,没想到在重庆第一次上街的Charles同学却有这样真切的感触。虽然是旁观者的角度,但是却把握了一个直接感受新旧经济蜕变的大城市的现实生态,足可以留作纪念。

  2. Artemis说道:

    很喜欢这篇文章,让我重新认识了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