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福伦达遇上徕卡

      上回说到,入手了老福伦达 NOKTON 50/1.5 镜头,而且便宜得难以置信,心中甚喜。可福伦达至尊Prominent机身异常难用,只得放弃,可是光拿着一个镜头有何用处?在ebay上考察,发现福伦达曾经出过徕卡M卡口和contax 卡口的NOKTON,价格是至尊卡口NOKTON的10倍,还有把NOKTON改造为徕卡M卡口在卖的,但价格是未改造镜头价格的5倍。买一个的话成本太高,既然能改,找个高人改改不就行了?多方求证,深圳没得改。

      失望之余,我隐越觉得希望还在,江湖中一定有高人可以解决。

      不出我所料,高人就隐于市井之中。

      经多番周折,在网上找到号称Mount 叶的香港老头,专门负责改镜,是疑难杂症克星。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打通他的电话,老头的普通话还很标准,连声说毛问题毛问题,然后指示我提供一个徕卡Summrait 50/1.5镜头做肉鸡,把徕卡镜头一破二,将NOKTON植入其下半段,便可造出一支徕卡M卡口的NOKTON。我一边狂喜,一边犯愁,喜的是可以改,收费便宜才数百港元,成本好低嘿嘿,愁的是买支徕卡镜头,那成本不飙升才怪,还要把好好的、n多人奉为至宝的徕卡镜头一切二,黄钟毁弃啊。

      还好,恰其时,就发现ebay上有一支徕卡Summrait 50/1.5尸体在拍卖,上面说镜头玻璃全部发霉,调焦环卡死,无法使用,等等,但是镜筒闪闪发光,正是我要寻之物,感谢主,我发现上帝是存在的,因为为我每次想淘一样特别稀少的配件,它总就在恰如其分的时间出现。

(就是这一支  ebay图)

      没过几天,镜头尸体被拍下,我还同时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改镜既然是改成徕卡M口,那么意味着我需要把它装在一台徕卡M型相机上,徕卡在哪?我没有,改镜八字没一撇,我就冒险在ebay上潜伏,监视住一套波兰徕卡M3,系某人藏品,包装保修卡俱在,成色令人垂涎。在最后几秒猛然出击,飞擒大咬,几乎在同时,拍下美国的徕卡Summrait镜头,又拍下波兰的徕卡M3机身。我的!都是我的!激动而低沉的呐喊在夜空中又一次爆发。

      按捺下难以平复的心情,开始了苦苦等待,东欧的邮政服务实在是令人头疼。。。等了半个月还没来,一个月还没来,一个半月还没来!。。。God,我是不是怀孕了。。。Sorry,请大家原谅,当时确实快被逼疯。上网搜索,发现惊天一幕,波兰邮局工人争取工资待遇,全面罢工,罢工已持续两周,仍未与资方达成一致。。。工会发言人说,罢工将继续。

      这样都能中招!我的天哪,等罢工结束,我的徕卡估计已经找不到了吧!成为巷战的武器?抑或路障?在崩溃中继续等待。。。

      终于,两个月后的一天,波兰邮包姗姗来迟,徕卡M3有如刚下生产线,闪闪发光,虎虎生风,美极了。我赶紧拿去达叔处检测,达叔稍微弄了弄,跟我说:“再用五十年才来保养”,好结实的机器,每五十年保养一次就行,关键五十年后去哪儿找达叔。找完达叔,就把徕卡肉鸡镜头拿给Mount叶处理,一周半后,Mount叶先生亲自把镜头送还,我看见,一个徕卡镜头已经跟福伦达镜头长在了一起,似乎天生就是长成这样,从未经过改造,实在是神乎其技。

 

(左为徕卡镜头切割而成的接环,右为NOKTON,左右组合为一支徕卡M口的NOKTON)

(组合后)

 

      拜全球化所赐,拜ebay所赐,拜各国奸商的友谊所赐,拜物流人员的辛苦所赐,我有了一台使用50年代最佳标准镜头(福伦达NOKTON)的60年代最佳机身(徕卡M3),从美国、香港和波兰纷至沓来来。Mount叶送还镜头当下,我立即装上胶卷,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徕卡之旅。

      虽然从Mount叶朋友在宝安北路的相机修理店返回公司只需要10分钟,但这10分钟,几乎是我生命中最为兴奋的10分钟。

      透过NOKTON的蓝眼睛,我看到一个女孩在卖烧饼。

      烧饼摊子旁边是修车铺子,自行车的蓝色动人心魄。

       一只狗和主人等着过马路,对面的汽车幻化成奇妙的光点(美中不足,怎会有人养这么丑的狗)。

      横眉冷对我的修鞋匠,没等他发问,我已拍摄完毕转身离开,多亏徕卡的快!

      几个搬运工正在打牌,我也不再突然袭击,笑笑看他们打牌,他们也笑笑看我,对我胸前低调的徕卡毫不提防,从容调焦,拍摄,用徕卡街拍真是顺利无比,如果用的是看起来专业无比的单反,拍摄对象肯定以为我是城管,立即跑路。

      凉茶铺里小妹看电视看得正开心。

      几个促销小姐下班,叽叽喳喳买烤番薯。

      对于玻璃的绿色,NOKTON也能将它表现一番。

      对于植物的绿色,更是NOKTON的强项。

      虽说徕卡一般是不拍夜景的,更加不拍建筑,但是我斗胆试一试,在等红灯的时候顺手一张,1.5的大光圈很方便,完全不用三角架,加上徕卡极高的慢速稳定性,手持拍摄的夜景基本令人满意。

      平时忽略的平凡景致也能被这不凡的M3和NOKTON捕捉,纵在平凡的都市游走,也觉得超凡起来,多日来的担惊受怕终于有了回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当福伦达遇上徕卡 的回复

  1. Marc说道:

    很艺术。老大。

  2. Weiqiang说道:

    看了你这篇文章,太有意思了,似乎头能品味到你的欣喜了。我是从无忌跟过来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