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迷人眼-初遇老福伦达NOKTON

      在台湾一位影友的博客里,有着一组动人心魄的照片,照的是他们家小女mm,自然是很可爱,照片的颜色异常艳丽,但艳而不俗,更令人惊讶的是照片的散景(日称Bohke,即镜头的焦外成像部分)晶莹剔透,五彩斑斓,如宝石堆砌而成。一看镜头名字: Voigtländer NOKTON 50/1.5,福伦达,又是福伦达!   

      认识福伦达,是在一部电影里,叫做太阳的眼泪,莫尼卡·贝鲁奇饰演一位女记者,拿着一部旁轴拍摄非洲难民,开始我以为是莱卡,后来有特写,Voigtländer BESSA-R,挂在莫妮卡胸前,几乎是整部电影中最吸引我的部分。

      上网一查,才发现这部福伦达旁轴竟然是日伪,机身从nikon FM-2而来,当然,FM-2也不失为好机器,可是,旁轴怎么从单反来?这违背了历史发展的轨迹啊。这下来了兴致,研习了一下历史,发现福伦达身世着实离奇,它是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相机生产商,1840年研制成功世界上第一台金属相机(福伦达/达盖尔),1930年研制成功6×9画幅的至尊Prominent,风靡欧美。至今在ebay还有交易量。1951年研制成功APO-Lanthar,1952年在135市场兴起的时候重新推出使用135胶卷的至尊Prominent(沿用了6×9的名号),期望再创市场奇迹,谁知这会遇上对手Leica M,被彻底击垮。其后几十年极为凄惨,不断被股东转手,69年曾寄蔡司篱下,70年代曾被禄来收购,1981年禄来破产,福伦达再次被转卖给德国PLUSFOTO,终于,在1997年,被PLUSFOTO卖给日本COSINA,COSINA只买牌子不思进取,把福伦达的牌子无耻地贴在廉价的日本镜头上,甚至把APO-Lanthar这种经典也加以羞辱,搞得我最初在ebay上还开心了半天,以为APO-Lanthar又便宜又多,结果发现是日本山寨版。

      上回说过,Albrecht W. Tronnier 博士战后跳槽到福伦达,主导研发了福伦达镜头群,我最近才知道,NOKTON也是出自他手,这老头跟我甚是有缘,你想,我一个中国人,他一个德国人,我生活在现代,他生活在100年前,我只有区区五颗镜头,其中两颗(40%),竟然都是出自他的设计!而且,这老头的品味跟我极其一致,上世纪50年代应该是黑白胶片的时代,但无论是APO-Lanthar还是NOKTON,色彩都无比绚烂,简直是为彩色反转片设计的,彻底适合我这个严艳俗之人。

      绕了一大圈,讲回NOKTON,说来有趣,自从我看了台湾影友的博客,就一心想要找一支NOKTON试试,谁知在ebay找寻未果,发现公司不远就有一位年轻人开了个中介,专门从香港贩卖二手机到内地,他的销售网页中,福伦达至尊赫然在目,而至尊上挂着的镜头,正是一支成色极好的NOKTON(至尊的标头除了NOKTON之外,更常见的是后期的ULTRON,NOKTON比较少见)!我立马请他把货带来,居然还给试用,那我不客气了,就试用了一把。

(我借用的至尊Prominent,原广告图)

      用起来立马知道福伦达为什么会屡屡走上被收购之路,这50年代产的至尊机身极为难用,上弦紧到不行,拍了半卷,已经快把我的手指掰断,取景器只有黄豆大小,差点连眼睛也看瞎。单纯由机械加工角度去考查,Prominent相机从的确很好地展现了二战后德国机械制造业的高超技艺;从设计上看,Prominent相机采用了较为复杂的镜后快门、两次扳把式力矩输片和连动方式的异轴小手轮调焦,这些机构的复杂程度在35毫米相机中并不多见。因而,也造成了该机生产成本高昂和易出故障的缺陷。所以,事实上Prominent相机在当时的市场竞争能力上尚无法于同期徕卡产品匹敌。另一方面,尽管Prominent相机拥有快速卡口的镜头交换设计,但相应镜头的种类远不如蔡司和徕卡。

    遥想当年,福伦达雄霸一方,以设计的精巧和工艺的精湛著称。在120时代,欧洲大陆先有福伦达的6×9至尊,稳坐江山,至今仍然抢手,蔡司紧跟,学造出ZEISS-IKONTA,虽做工不如福伦达,但至今仍享有盛誉,徕卡没有进入过120领域,可以说他不入流。但正是他的另辟蹊径,成就了135的万世名机LEICA M

    一定要好好学习科学发展观啊!福伦达不是不行,是没能跟上时代,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福伦达50年代产的新至尊和30年代产的旧至尊在设计上没有本质区别,同样的镜间快门,同样的机身调焦,新至尊基本就是旧至尊缩小版,仅仅是胶卷大小不一样,而徕卡,使用简便、迅速的机身帘幕快门,镜身调焦,几乎是革命性的转变,对于赶时间的记者来说,“决定性瞬间”让他们抛弃了使用不便的福伦达,转投现代的徕卡。

      总之福伦达135旁轴一役大败,从此自绝於天下,但她留下的遗产,特别是至尊Prominent的标头NOKTON,让我在APO-lanthar之后,再一次领略到福伦达的精妙。

 

(我拿到的NOKTON 50/1.5 原广告图)

      这种精妙,不在乎其技术的先进,毕竟6、70年前的东西,怎能跟现时用windows自动设计的高精尖光学镜头(虽然听起来象个笑话)相比。无论是光学科技的发展,还是材料学的发展,新镜头肯定是赢家,但赢在技术,而摄影,除了法医应用之外,大多数人喜欢以玩艺术自称,艺术在某个角度,正好站在技术的对立面。

      试机的时候下着小雨,原以为天色不好难有作为,匆匆拍完半卷就放弃了,谁知到胶片冲出来,却让我大吃一惊,甚至比见到APO-Lanthar的效果时更加吃惊。

 

       这个镜头的焦外,也就是日本人所谓“散景”,真是奇特无比,第一是光圈成像是椭圆,而不是一般的圆形甚至六菱形,或者折返头的圆圈。二是整个背景称椭圆弧转动,整个散景似在风中舞蹈。总之其他相机的光轴是直的,而NOKTON是偏轴的,我记得这叫做“二线性”,估计是老镜头的光学设计“缺陷”,现代镜头已经通过完美的光学设计克服了。但正因为这个“缺陷”,给人带来了无与伦比的视觉效果,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上面这张更清楚,红灯已呈椭圆形,所有直线无法重叠,宛如水粉画的渐晕。

      焦外偏成那样,焦内却锐利如斯,乞丐老头的可怜一览无余,入木三分!可能锐利亦不能说明NOKTON的功力,也许nikon更锐,但锐又怎样?这应该说是刻画!而且用的是最大光圈F1.5!所有的照片都用的最大光圈,为的是一探究竟散景如何,因为通常使用最大光圈会导致焦点不够锐利,但却发现NOKTON大光圈焦内也令人拜服,而且对于质感的还原,实在是让人惊叹。

      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给中介,说镜头我要下了。

(除注明外所有文字图片版权所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