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My first Word Press post

        今天本想修改一下msn space的文字,结果已经不允许编辑了,必须迁移,之前试过很多次迁移Word Press,因为屏蔽的原因都不成功,所以一直没动。其实Word press又不是政治网站,只是屁民言论,而我的博客也只是纯摄影,不谈国事,甚至不谈生活。但是如同很多很好的台湾、香港摄影网站也逐渐被屏蔽一样,只要说话,就会被钳制和监视,而屁民的一句真心话,往往是令当局最为害怕的东西。

        中国已完全成为一个“限制级”的国家,我无力改变,还是移民吧,至少让博客先走,直接到word press,受美国宪法保护,省得以后自己移民时再搬迁一次,等我拍罢祖国的大好风光,就撤,去做个开心的二等公民,好过在这儿国内做“主人”,却没有公民权。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坝上

终于有了一点让人欣喜的片子,至少可以说有了点气氛。

阳光拨开晨雾,抚慰着水草冰冷的心。

 

 

终于有了一张模仿亚当斯月升的东东,当时天很黑了,但皎洁的月光洒下,一切都那么清晰而静谧,远处有蒙古战马的嘶鸣,身临其境,不敢大声言语。也许别人会觉得这张片子没有光线,非常平淡,但我一直沉浸其中,她能将我带回当时当地……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发表在 未分类 | 1条评论

有神论

说是不碰器材不碰器材,结果见到神器,还是忍不住要顶礼膜拜一把,而且如有神助,我的出价就比第二名多1欧元,还真是神了。

linhof biogon 75/4.5 走下神坛,走向我。

虽然是人的作品,但多年来这支镜头多被供奉于神坛之上,更加类似于祭祀之物,而我此刻的心情,却像盗取祭物的小偷,诚惶诚恐,忐忑不安,如果在我手里出不了好的作品,仿佛要遭天谴。

如此一来,我的45套装,就变成建筑dx所说的“豪华套”了,biogon 75、apo-lanthar 150、apo-tele-xenar,建筑害人不浅啊。不过这支镜头到底是神迹还是迷信,得要等到拍摄之后才定了。打算与手头的super-angulon 75/5.6做一个横向对比,应该能够一目了然。

无论如何,我认为是值得的,一方面,4×5的swc是什么感觉,我想知道;另一方面,留住人类的文化遗产一直被我视为己任,biogon 75是不惜工本且产量稀有的镜头,见一支少一支,与其让商家蹂躏,不如由我来保管一阵,也算是好事。

发表在 未分类 | 1条评论

昆明、元阳

大旱之中去了云南,觉得不该去,挺对不起当地人民的,他们水都没得喝,我还洗澡了,还洗衣服了,还没喝完一瓶水就换另一瓶了。

连旱半年,所以空气质量非常差,全都是灰霾,没啥好拍的,我基本上没有拍。倒是试验了一把双重曝光拍花,以及继续拿大机器拍人像,呵呵,不怕麻烦。

这次只带了一个标头,但是与吴哥的福伦达Apo-lanthar不一样,是现代的施奈德Apo-symmar,在使用上,发觉微距对焦困难,在成像上,与福伦达老头相比确实有差异,但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大家看看比较一下,这些片子除了必要的裁边,没有调过,电分出片。

红土地

元阳

元阳

受伤的花彝女孩

翠湖

昆明动物园

走到哪里都会照例来一张微距

发表在 未分类 | 6条评论

吴哥

 数月后方才见到这些图片,霎那间仿佛又回到了吴哥,回到了2010年的第一次晨曦,回到了神的国度。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吴哥窟之行的器材选择

 

“说说我的看法。为什么要大画幅?除了黑白单张冲洗控制,可移轴调整(其实有不少45画幅以下的机器也有这些功能)。大画幅还是细节表现。如果我拿出一张大画幅拍的片子,人家一看说120或135也能拍出这样的成像质量。那我用大画幅就失去意义了。大广角,长焦距本非大画幅所长。取景的时候烙煎饼贪多多,什么景都要拍进来。到了大本营非要拍个珠峰的尖尖。这都不是大画幅该干的。说广,广不过鱼眼,说长,长不过135。因此应该选择性的拍摄,选择性的配搭镜头”。

                                                                                            -- 绿影室钟老

精炼,无论是器材还是画面,精细,无论是器材还是画面。这是吴哥之行的最好总结。

经过九寨的洗礼,这一次携带的器材是非常成功的,但也有点小问题。

成功在于,一个小腰包内装一台木机、一个标头、五个片夹、一个测光表,一块冠布,毛重3.8kg,极为方便,拍摄时把包往脚架下面一挂,方便就手。

问题出在三脚架袋上,太大,装入暗袋和胶片等杂物后比脚架本身还重,接近3.4kg,很是不爽。回来后立即布置买一个捷信原装的,以前老是为了省钱买些杂牌的,后来都换成原装的了,还不如一次到位,贵有贵的理由。

比如说这次的马田暗袋,真是害死人了,尼龙材料密不透风,热得像个蒸笼,手放进去就出汗,根本没法装胶片,高丽棒子没长大脑,怎么会用这种材料做暗袋,不过高丽的东西就是表面光鲜里面差,以后再也不上当了。手是基本上不怎么接触胶片的,但是袋子里充满了水蒸气,胶片都给粘住了,塞不进片盒,越急就越出汗,越糟糕,第一天下午太阳下山前刚到小吴哥,花了足有10分钟只装进去一张,弄坏三张,还好这一张在光线落下之前半分钟装好了,我飞快地调焦,没顾上移轴,直接拍了,随后最后的一丝光线消失了。

这暗袋估计在棒子国家还能用,在柬埔寨,我的天,那就是炼狱般的折磨,里面什么东西都黏在一块,根本没法弄,我现在直接把它扔了,都不好意思卖给人。暗袋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估计以后只能带体积较大的帐篷式了。

再有,我发现我需要一个防滑手套,高强度下作业,手指都磨起泡了。还需要一只手表,能发光的,这样在日出前拍摄时是很有用的,一照操作,二掐时间。

除了脚架袋和暗袋,其他的选择都是对的,标头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用,从风光、建筑到人像通杀,省却了换镜头的麻烦,关键是相比于广角镜头,标头更能体现画面的简洁,吴哥的建筑风格还是比较拥挤的,广角镜头会牵扯进太多的“杂物”,同时,标头还能当微距用,一旦需要广角的效果,通过移轴也可以表现透视。

至于长焦,在吴哥是毫无用武之地的,柬埔寨地方小,用长焦容易照到泰国。

从九寨回来之后不断在精炼器材,各种不尴不尬的顶级器材都卖了,但是在卖的过程中,我不断提高剩余器材精细程度,将副厂杂牌货都换成了原厂,比如云台,组合式云台跟组合式脚架真是绝配,太好用了;apo-lanthar的快门经过达叔调校,准确无比,曝光非常好,画面极为细腻;测光表换成世光758D,快门线也换成宇宙牌,贵是贵,但是不用担心曝了还是没曝,曝光准不准确的问题。

在吴哥,这套45机简直成了被膜拜的对象,特别是美国人,美国人还是挺识货,还有中年妇女跑来说我以前也用过这个,看来大画幅在美国的普及率高啊,同志们还要继续努力,借鉴世界先进经验,推动大画幅在国内的发展。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云台的最终选择

systematic ball heads

The systematic heads are specifically designed to fit Gitzo Systematic tripods. Thanks to their connection system it guarantees an ultra stable platform for your high precision equipment. Lightweight, smoothness, ease of use and an ultra strong locking, make it the ideal head for long and ultra long lens applications, such as wild life, sport and action photography. It can also be fitted to standard attachment tripods by a standard 3/8′ screw attachment. Long lenses require ultra smooth movements, exceptional locking capabilities, minimized drift angle, super fast and intuitive operation. The Systematic head features a revolutionary hydraulic locking system placed for the first time inside the ball. It is a completely new concept, not just a reversed ball head. The locking collar moves together with your equipment and you will always find the head controls, while keeping your eye in the view finder. The system allows you to set the friction by means of a button that sets the stroke of the locking collar. The head comes in two versions, quick release and 1/4′ disc attachments. A small 1/4′ to 3/8′ screw adapter is included. The quick release system is lever operated to guarantee a safer and stronger operation. It can also fit Arca style plates by means of the specific adapter (code GS5160CDT). The connection system dramatically increases stability and makes your equipment a monolithic piece. The head is very sturdy and it offers an extremely low and compact profile. It is the ideal head for traveling and when weight and space are an issue. Being dedicated to long lenses, it does not feature the portrait 90° position. This position can be achieved by rotating the lens on its collar or by using an ‘L’ bracket. Systematic heads come with a convenient Anti Dust Bag for storage and packing. The textile anti dust bag is an answer t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iming to reduce the amount of plastic bags the world industry produces every year.

简而言之,捷信的新云台GH5380SQR是设计给长焦用的,比如在足球场上,记者可以把大炮支上跟着目标转,然后迅速锁定,拍摄。但是我发现这个云台同时也是大画幅用家的最佳选择之一,它的设计完全适用于大画幅。

首先,轻,只有720克,在所有承重30公斤的云台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了,这令我直接抛弃了好用但是太重(1.25公斤)的曼富图410齿轮云台;

其次,便,云台可以直接与systematic脚架结合,对于我这样捷信3号(或5号)systematic脚架的用家来说完全是福音,接合时只需要卸掉脚架上端的云台底板,这样一来又减轻了约100克的重量,与脚架合二为一,极度稳固,完全没有了球台的缺点,尤其是一般球台有90度竖拍缺口,调整时手一滑相机经常掉下去,心脏病都发了,这个云台就完全不会,往哪转都只有最大28度角,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再次,快,云台为球台设计,调整姿态比齿轮云台快上百倍,然而这也是它的缺点,找水平时比较费劲。但是云台有另外一个强项克服了这个缺点,一旦找到拍摄位置,能够用锁紧环迅速把云台姿态锁住,而且几乎不用力量,不会影响到先前调好的位置。

最后,与大画幅简直是天造地设,据我实际测试,刚好适合我立原相机的各项倾斜、移轴角度,不多不少,刚好,以后移轴起来就不会扭到手指都疼了。

简结方便迅速,非常理想,虽说是设计给135打鸟用的,但却成了我大画幅云台的最终选择。有趣的是,刚刚才知道捷信居然会破天荒推出G3530LS架子和这个云台的套装版(以前他们不搞套装的),恰好是我很早前买的脚架和我刚买的云台的组合,也就是说,我的选择,正是捷信最为自信的选择。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